来自 奇迹 2019-04-27 23:06 的文章

《科学时报》:北航有一支以科研成果证明自己的科研团队

《科学时报》2006年5月23日(记者 崔雪芹 通讯员 贾爱平)报道:

北航有一支以科研成果证明自己的科研团队

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园东北角那栋叫“3馆”的毫不起眼小楼里,有一支埋头做自己事情的创新团队,他们很少受到舆论的干扰,总是以创造真正的科研成果来要求自己,并希望拿出拳头产品。这支以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懋章和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孙晓峰为带头人的科研团队,于今年3月28日被批准为教育部首届“长江学者与创新团队发展计划”59个优秀创新团队(2004年度)之一。

生活教人如何做成功者

在航空发动机领域卓有建树的陈懋章院士的办公室里,因为门上面的隔层没有被封闭,外面传来实验间巨大的机器轰鸣声。

1999年陈懋章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时,他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还要不要继续在第一线搞科研?因为要真正搞科研不仅辛苦,还有很大风险,可能遭受挫折、遭受失败,心理上还有没有这样的承受能力,还要不要去冒这样的风险?陈懋章认为:当选院士既是过去阶段的结束,也是一个开始,应该更有作为。

大小叶片是轴流压气机的一种先进气动布局,美国在1988年提出的IHPTET计划中,将大小叶片列为必须突破的一项关键技术,以支持美国研制下一代推重比12-15的航空发动机。他们课题组自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

陈懋章带领的团队于2002年研制成功了我国首型大小叶片轴流压气机。外国某著名发动机公司得知我们的某些情况后,包括公司副总裁在内的高层领导曾4次主动与他们联系,希望与之合作,条件由他们提。考虑到这完全是我国自己研究的成果,且有相当的先进性,所以应首先用于国内,他们婉言拒绝了法方邀请。

从1981年回国到现在,陈懋章先后负责过7个较大的项目,它们都要经过试验考验甚至飞机试飞考验,其中有几项难度和风险都很大,有一个例子:计划用于某重要任务的高负荷风扇。这是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与某研究所合作研制的,性能指标非常先进。其试验性能达到了美国当时预研风扇的先进水平,而且是一次设计成功。美国专家起初不相信我们 能研制这样的风扇,更不敢想象会一次成功。当看到试验结果后,确实使他大吃一惊,说,这是美国正在做的研究。

这7项中,有6项都得到了很好的试验结果,而且几乎都是一次成功。有人说陈懋章运气好,是福将。陈懋章认为如果说自己是“福将”,应有更深层次的因素,主要得益于:勤奋,多思,正确的思维和诚实的劳动。

同心协力是作出成绩的保证

能取得一定成绩和有一个同心协力的团队分不开。以多学科交叉综合为特征的高科技基本排除了单打独斗取得成功的可能。作为学术带头人怎样带好团队,陈懋章为自己提出了以下几条。

在学术和技术上提出有引领作用的重大目标,要在科学和技术上有重大意义,而且应是经过努力可以实现的,这是团结、组织团队的基本因素;学术带头人要起模范带头作用,树立良好学风,潜心研究,突破难关,做出真正有实效的成果;人要正,踏踏实实搞科学,讲诚信,不搞邪门歪道;要大度,不斤斤计较;能正确对待别人的缺点。古人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作为领军人物,要大度,要有包容性,不要怕吃亏。

让这个团队引以为豪的是,团队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一块研究领域:孙晓峰教授在气动声学、叶轮机非定常流等多个方面有着重要的学术贡献。团队中30多岁的年轻学者也已经在国际上崭露头角,例如李晓东在计算气动声学方面作出的显著成绩,在NASA组织的考核中被认为是同行中最好的工作之一;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获得者景晓东在气动声学的涡声相互作用方面的研究,被美国、英国、荷兰的研究组重复试验给予验证;另一位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获得者闫晓军则在复杂结构力学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正如团队的领军人物所强调的:“团队中的每一位教授都应发挥潜能,致力于在各自的研究范围开创出国际领先的方向和成果。”

和谐的研究氛围 开放的研究团队

教授们在各自的实验室里做着课题,休息的时候,也会从实验室里传出教授们的爽朗笑声。同时,团队里的每个人也都是独立的,正如团队负责人所介绍:“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研究领域,但我们是一个通过发动机联系起来的紧密的合作体。”

创新团队建立一年多来,研究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但这确实是在崎岖道路上一步一步艰辛地向上攀登。团队首先面临的问题是没有现存可用的数值模拟软件,因为已有的软件,包括他们自己已研制的和适用性很广的商业软件,都不能用在这里。为此,严明首先研制了总体热力气动分析软件。特殊形式的压缩过程和燃烧过程是过去未曾遇见过的。宁方飞、董金钟和林宇震等分别为此研制了专用的数值模拟软件,并进行了大量优化计算。计算分析给出了令人鼓舞的结果,再次肯定了这种方向的巨大潜力。创新团队分别设计了三套实验,使该项研究第一次进入实验研究阶段。